《imtoken api》遭“灰产”裹挟的互联网大病众筹何去何从?

摘要:

遭“灰产”裹挟的互联网大病众筹何去何从?

【imtoken2.0使用教程】

灰色产业链主要有两个特征,第一是收费比例非常高,有的是30%、40%,甚至高达70%,这显然不是出于善意,而是以谋利为目的;第二是冒充筹款人的亲属,通过各种平台频繁发布筹款链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武瑛港 北京报道 近日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专项办信息,截至今年7月底,广西共侦破养老诈骗类案件865起,抓获975人,逮捕102人、起诉43人,打掉团伙104个,追赃挽损9415.47万元。

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利用大病筹款进行诈骗的案件,据了解,今年5月广西平南县公安局多部门联动,对涉嫌利用“爱心捐助”、“爱心筹助”、“爱心筹款”、“大病救助”等9个非法众筹平台在湖南、广西两省份诈骗救助款系列案件进行收网。

行动抓获以郭某某为首的诈骗团伙成员22人,捣毁空壳公司12个,诈骗网站9个;案件涉及爱心捐赠者50多万人,被骗困难患者3000多人,骗取400多万元;涉及区内外医院800多家,冻结涉案资金30余万元。

而这一依附于大病众筹的灰色链条,或许将给面临多重挑战的互联网大病众筹行业带来更大的生存压力。面对“灰产”的裹挟,整个行业又该如何破局谋求健康可持续发展?

行业最大的挑战

针对灰色产业链,水滴筹、轻松筹曾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平台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向筹款人提供所谓的推广服务,一旦筹款过程中出现恶意刷单、先捐后返等操作,都将触发平台风控机制,被判定为违规行为,平台将停止筹款服务,把筹款人列入筹款黑名单,已经筹集资金将原路退还捐款用户。

据了解,这一灰色产业链主要有两个特征,第一是收费比例非常高,有的是30%、40%,甚至高达70%,这显然不是出于善意,而是以谋利为目的;第二是冒充筹款人的亲属,通过各种平台频繁发布筹款链接。

而选择和恶意推广合作的筹款人,大部分是多次发起过筹款的患者,他们所患疾病大多是白血病、慢性癌,治疗花费高且周期长,其家庭经济难以承担高额医疗费用。在多次筹款之后,患者通过自己的社交关系网已无法再筹到钱,所以明知恶意推广收取高额佣金,只能无奈接受。据分析,恶意推广行为背后,其实存在着小部分无力承担巨额医疗费用的求助患者的刚性需求。

水滴筹风控监察负责人郭南洋表示,恶意推广虽然给这些患者筹到一部分资金,但代价却是整个行业生态的破坏,导致广大用户对求助案例真实性产生质疑,进而影响对大病筹款行业的信任,这会让其他筹款人更难获得帮助,“爱心人士捐款的本意是希望帮助筹款人,如果其中大部分被恶意推广者抽走,实际上是欺骗。”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治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也曾对媒体表示,“职业筹款推广人”以及高额抽成现象的出现,是对公共慈善事业的一种伤害。我国慈善法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私分、挪用、截留或侵占慈善财产。如果求助者在筹款的时候,没有向捐助者告知捐助资金的分配方案,例如需支付七成作为“推广费”,那么对捐助者来说也是一种欺骗。

此外,还有互联网平台行业人士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目前大病筹款行业最大的挑战就是来自于外部的灰产、黑产的冲击,许多互联网平台都深受灰产、黑产的困扰,其混淆了公众的视听,使大家对大病筹款的真实性产生担忧,在灰产面前,企业的风控能力、规则能力和公安联合打击的能力都要进行升级,这也是面临挑战的一部分。

行业面临多重挑战

除了恶意推广等灰色产业链的影响,商业属性与公益属性的讨论以及自我造血能力的提升,或许也是大病筹款行业面临的重要挑战。

2022年4月7日,水滴筹宣布,为维持平台稳定运营,开始试运行向筹款人收取平台服务费,平台服务费的收取标准为单个筹款项目提现金额的3%,且单个筹款项目最高不超过5000元,此外第三方支付平台还将收取0.6%的通道费。

收取平台服务费一时引起较多讨论,背后其实折射出大病筹款行业面对的商业属性和公益属性关系的问题,有分析显示,大病筹款平台的运营方同时要面对筹款者的需求以及投资人的期望,如何在商业和公益之间做好平衡,是一个仍在学习过程当中的课题。

西南财经政法大学相关研究人员曾分析称,因为像“水滴筹”这样的平台并不属于慈善组织,并没有在民政部门进行相关登记,活动不受民政部门的监管,目前我国类似“水滴筹”之类的网络慈善平台所属的公司为营利性法人,网络慈善众筹平台只是其公司下的一个业务板块,这样的业务板块虽然具有一定公益性,但由于业务承担的主体是营利性组织,因而需要注意平台内在营利性驱动的有效控制问题。

另外由于网络慈善众筹平台不是慈善组织,个人求助也不是慈善募捐,不适用《慈善法》相关规定,监管主体方面也不存在明确的规定予以支持。因此,网络慈善众筹平台在法律规制方面还存在相当多的缺失。

而水滴筹的定位是借助商业的力量来帮助有需要的大病患者群体。但水滴筹不属于公益。

除了商业属性与公益属性的关系,收取筹款服务费还显示出大病筹款平台在“自我造血”能力方面面临的考验。根据水滴筹官网信息,过去五年多,水滴筹维持运营所需的成本,一直由水滴公司补贴,未向筹款人收取费用。随着运营成本逐年上升,水滴筹平台采取了多项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措施,但仍无法完全覆盖平台日常运营所需成本。为了平台可持续运营,现试运行收取服务费。

从水滴公司业绩来看,根据财报数据,2019年-2021年,水滴公司亏损持续扩大,分别净亏损3.215亿元、6.639亿元和15.741亿元,但是6月15日,水滴公司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水滴公司一季度净营业收入达6.49亿元,基于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实现盈利1.05亿元。

对于大病筹款平台的盈利问题,根据《北方金融》杂志发布的相关研究,大病众筹平台的商业化趋势不可避免,从长期来看也有利于大病众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但目前问题在于“公益引流+商业盈利”的模式尚不成熟。

其实在初创期,众筹平台的公益特征较为明显,但资本回报压力使其商业化进程加快。在商业化过程中,资金流动更加复杂,可能会对募捐资金的透明度和信息公开度造成一定的阻碍,导致社会信任基础被侵蚀,一些负面事件很容易导致建构于社交关系网络基础上的传播链条断裂。

为规避众筹业务的风险,轻松筹、爱心筹、水滴筹等主流大病众筹平台的运营模式已经在向多元化发展,健康保险成为重要的发展方向。但是截至目前,公益平台商业化的模式与路径尚未成熟,同时国内相关法律尚未对公益平台的商业化运营模式形成严密有效的监管机制,容易给投机者制造漏洞以谋私利,大病众筹平台如何解决公益旗帜与商业目标之间的矛盾,成熟方案仍待继续探索。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表情 图片 链接 代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