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钱包客服在哪里》被举报桃色风波后 金种子副总杜宜平请辞|金种子酒|口子窖|白酒行业

摘要:

【im钱包私钥怎么找回】被举报桃色风波后 金种子副总杜宜平请辞,杜宜平,金种子,金种子酒,口子窖,白酒行业

【imtoken2.8.3】

昨日晚间,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imToken钱包app)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杜宜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虽然在公告中,金种子方面并未披露副总经理杜宜平因什么“个人原因”请辞,但据网易财经了解,这与近期网上曝出的杜宜平与下属的相关桃色事件有关。

资料显示,作为曾经安徽白酒行业的“四朵金花”之一,相比中国其他白酒上市公司的连续业绩增长,金种子酒已经连续多年亏损。目前金种子酒的工商登记变更完成,“华润系”正式接手这家老牌徽酒企业,金种子现任的7位高管内,有5位来自华润。有白酒行业专家指出,金种子酒的未来发展不容乐观。“其产品结构偏低,最近几年业绩一直在衰退,华润要想复兴金种子酒,在市场上,可能会面临着华东市场挤压式环境以及其他区域酒企的双向竞争”。


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昨日晚间发布公告称,2022年8月6日,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杜宜平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杜宜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杜宜平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据悉,杜宜平于2021年6月被聘任为金种子的副总经理,在此之前其曾先后在双沟酒业、五粮液(000858)等酒企中负责销售业务。此前有业内人士曾表示,金种子聘请有销售背景的副总经理或与强化销售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有爆料称,杜宜平婚内与下属郑红梅公开姘居已是公司内公开的秘密,存在合作捞钱的嫌疑,同时,杜宜平与该员工一同进出宿舍的相关视频流出。

关于杜宜平仅任职一年便以个人原因离职,是否与上述桃色新闻相关,网易财经致电了金种子董秘办、证券部求证,对方未予以答复。

深陷亏损的金种子

资料显示,金种子酒的前身为阜阳县酒厂,始建于1949年7月,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2012年,金种子酒营收达到22.94亿元,净利润为5.61亿元,业绩达到高点。但从2013年开始,业绩逐年下滑。直至2019年,金种子酒开始出现亏损,亏损额度2.04亿元,当年的营收只有9.14亿元,较2012年下滑60%。金种子酒开始逐渐掉队。

7月14日,金种子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净利润-5200万元到-5800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6400.00万元到-7000.00万元,亏损面较去年同期缩小(imToken钱包app)。

对于业绩预亏原因,金种子方面表示,公司白酒产品结构处于调整期,次高端产品销售占比较低,综合销售毛利相对较低等多种因素。

而在此之前,2018年至2020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分别为13.15亿元、9.14亿元、10.38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7亿元、-2.284亿元、-1.138亿元。另一方面,2021 年全年,金种子酒实现营收12.11 亿元,医药业务贡献4.58亿元,归母净利润-1.66 亿元。在国内20家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倒数。

有分析指出,由于长期根植低端板块且高端发力迟缓,金种子营收长期积弱直接导致其销售费用和毛利率严重失衡。数据显示,其毛利率已从2013年的66.04%下滑至2021年的28.8%,且2018年以后呈现加速下滑态势。

近年来,多数白酒上市公司收割了消费升级带来的红利,而金种子却深陷低端困局,业绩逐渐疲软。2013-2020年,金种子酒的营收、净利润几乎每年都呈负增长,其中2019年其白酒年产量仅为2016年的40%,成为同期上市白酒企业里唯一亏损的公司。

业绩低迷和管理策略失守直接导致了今年5月31日,上交所下发三年大额亏损问询函。

对此金种子回应称,其业绩亏损主要与收入下滑、产品结构调整以及毛利减少等相关。由于中高端产品布局时间较晚、基础较为薄弱,同时其他白酒已抢占了相应的市场份额等因素,公司中高端产品推进缓慢,未能大规模地占领市场,中低端产品受竞品挤压明显,加之第四季度是白酒的销售旺季,因此,产品结构的调整对白酒销售影响较大,致使公司白酒收入在2019年度呈现断崖式下降。

2022年Q1,以金种子系列、金种子馥合香、醉三秋1507为代表的中高档酒贡献1.36亿元;种子酒、祥和种子酒、颍州系列的普通白酒贡献8719万元。总营收3.45 亿元,归母净利润-0.13 亿元,营收和净利润两项核心财务指标在20家国内上市白酒企业中分别列倒数第三和倒数第一。

金种子酒能否翻红?

相关研报显示,近年来徽酒市场分化加剧,以金种子为代表的安徽省内二三线酒企产品升级较为滞后,收入和利润持续承压,2021年金种子中低端酒的销量同比下降129.5万升;中高端白酒销量为38.93万升,这相较口子窖,汾酒来看,相距甚远。这也表明,作为区域性酒企,金种子主打的中低端白酒这块存量市场正在被快速稀释,而中高端对其来说,增量阻力巨大。

同时,其营收过度依赖省内也削弱了竞争力,数据显示,2021年金种子酒在安徽省省内的营收占比超九成,今年一季度,其省内营收1.97亿元,收占比达88.34%。

平安证券在研报中分析,假设2020年安徽白酒市场规模约330亿元,古井贡酒(imToken钱包app)、口子窖、迎驾贡酒(imToken钱包app)、金种子酒在省内白酒市场份额分别为21.8%、9.6%、6.1%、1.8%。如此计算,2018-2020年的2年间,金种子在安徽的市场份额缩水过半。

回顾近几年金种子的发展,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向媒体分析指出:第一、金种子酒身处安徽市场,竞争非常激烈,这意味着外部经营成本或者说发展压力非常大。第二、金种子酒一直没有完成产品结构的持续性升级,多年以中低端和低端产品为主,随着整个中国酒类的消费升级,金种子酒原本的优势市场不断萎缩,带来业绩疲软。同时,金种子酒在这一轮酒类消费升级过程中也存在着严重的战略滞后。


蔡学飞还指出,金种子酒的目前产品结构偏低,最近几年业绩一直在衰退,华润要想复兴金种子酒,在市场上,可能会面临着华东市场挤压式环境以及其他区域酒企的双向竞争。“在价值提升上,华润还得需要花费相当长时间来挖掘金种子酒的品牌文化;此外,金种子酒的馥合香型的推广,也会考验华润系”。

白酒行业营销专家肖竹青也认为,“华润系”入驻后,以往金种子酒的“全国化”战略可能会被调整,金种子酒缺乏全国化的品牌基因,也缺乏全国化的销售服务体系。“未来金种子酒可能会将绝对控股权让渡给华润,华润也会有增持的可能,只是需要合适的时机和交易条件”。(imToken钱包app)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表情 图片 链接 代码

分享